看小说就来大书包小说网,大书包小说网已开通移动手机版 http://m.dashubao.la

大书包小说网

穿成宫斗文里的皇帝- 12.012

作品:穿成宫斗文里的皇帝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七年玉

    “说朕不用清露煮茶,让她拿回去。”景琮不耐烦地摆摆手,“告诉她,让林美人多喝喝茶,多静静心。”

    “嗻。”刘尽忠又把一瓶清露还给了如意。“皇上说了,他不喜欢用清露煮茶,让林美人自己煮茶喝,而且要多喝,让她静静心。”

    如意觉得脸上火辣辣的,不敢在养心殿的门口多待,抱着一瓶清露,急急忙忙地离开了。

    刘尽忠看着如意离开的背影,嘲弄地砸了咂嘴:“啧啧啧……这林美人还是一如既往的没脑子。”

    一旁的德正赞成地点了点头:“可不是么,清露又不是稀罕的东西,也好意思送来养心殿。再说,皇上泡茶用的水都是天泉的泉水,十分珍贵。”清露是干净,但是没有天泉的泉水干净好喝。

    “所以说,这得宠不仅要看样貌,还要靠脑子。”这林美人不仅样貌不出众,而且还没有脑子。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获宠。

    “刘公公说的是。”德正忽然想到今天早上御花园的情况,一脸好奇地问刘尽忠,“刘公公,今天早上有多少妃嫔去御花园采清露啊?”

    一说到这个,刘尽忠的脸上就露出贼兮兮地笑容:“有七八个,都打扮得花枝招展地。不过,都是几个平时不受宠的妃嫔,还有几个刚进宫位份低的人。”

    “虽然说现在是夏天,但是早上的露水还是很重的,她们也不怕弄湿衣服冻着自己吗?”

    “为了能吸引皇上的注意力,这点小事算什么。”刘尽忠摇摇头说,“不过,这办法蠢了点。她们以为王美人能侍寝是因为采清露偶遇皇上,被皇上注意到了,可惜啊……并不是这个原因。”

    德正一脸惊讶:“不是吗?”随即疑惑地问道,“刘公公,王美人能侍寝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是因为什么啊?”

    刘尽忠一脸嫌弃地看着德正:“自己琢磨去。”

    德正不解地挠了挠头:“刘公公,奴才想不明白啊……”

    刘尽忠懒得再搭理这个蠢徒弟,回到养心殿里候着了。

    林美人派人给皇上送清露,结果被皇上嫌弃。这件事情很快就传遍整个后宫,惹得无数人暗地里笑话。

    如意回去后,把皇上的话原本地转告给林美人,林美人气的在屋子里大发脾气,乱摔东西。

    “皇上就这么不待见我吗?”明明王美人用同样的招数,皇上怎么就赏赐给王美人两罐好茶,还让王美人侍寝,怎么轮到她就不行了。

    “主子,您也知道皇上平时喝的水都是天泉的泉水,皇上这才不要您送的清露。”如意安慰道。

    “才不是,我是被温婕妤连累了。”林美人气的胸膛剧烈起伏,“皇上不待见温婕妤,很少来储秀宫,我这是被牵连了。”

    如意见林美人说的这么大声,吓得连忙提醒道:“主子,您小声点,不要被温婕妤的人听到了。”

    “我说错了,皇上已经三个多月没有来储秀宫了,这储秀宫跟冷宫有什么两样。”不行,她不能再住在储秀宫,不然和住在冷宫的妃子有什么两样。她得想办法从储秀宫搬出去。

    “主子,您打算怎么办?”主子说的没错,这储秀宫跟冷宫没有什么区别,皇上经常三四个月不来,有时候甚至半年都不会来一趟。

    “我得想办法搬出去。”

    “主子,您打算搬到哪里啊?”虽然皇上经常不来储秀宫,但是温婕妤是个和善的主位,从来没有为难过主子,主子在储秀宫的生活还是挺不错的。如果主子搬到其他的地方,不一定能有现在这么好的日子过。

    “我想去钟粹宫。”丽嫔最受宠,皇上经常去钟粹宫。她要是能搬到钟粹宫住,早晚会受宠。

    “主子,丽嫔娘娘怎么可能会答应?”丽嫔娘娘最受宠,她怎么可能允许其他人住进她的钟粹宫。

    “我想想办法。”

    如意觉得自家主子想的太天真了,丽嫔娘娘可是个小心眼,是绝对不允许她宫里的人分担皇上的宠爱。

    此时,思雨阁里,王美人正在苏皎兮的屋里喝茶。

    王美人觉得她可以和苏皎兮做个朋友,在这宫里多一个朋友比多一个敌人好。

    苏皎兮对于王美人的善意并没有拒绝,她也认为王美人是个聪明又识相的人,可以和她来往。

    两人从茶开始闲聊,然后聊到这宫里的一些事情,发现对方的观点和自己一样,觉得更加有缘了。

    “苏美人,你比我大几个月,你要是不嫌弃,就让我叫一声姐姐吧。”

    “妹妹说的哪里话,我怎么可能会嫌弃。”这位王美人的性子落落大方,很合她的脾气。

    王美人听到苏皎兮这么说,立马改口叫道:“苏姐姐。”

    “王妹妹。”

    从此以后,两人以姐妹相称,经常在一起聊天喝茶。

    聊了大半天,王美人先回去了。

    “主子,您就这样和王美人交好啊,要是她不怀好意怎么办?”海青担心地问道。

    苏皎兮笑了笑:“她是个不错的人,和她交好比与她交恶要好。”

    “可是,主子,在后宫里根本没有什么好姐妹。”海蓝微微皱着眉头,神色担忧,“宫里的好姐妹可是经常会做出后背捅好姐妹一刀的事情。”

    “你们放心,我心里有数。”在这宫里,防人之心不可无。

    海蓝和海青见苏皎兮一副有主意的模样,她们就没有再说什么了。其实,她们也希望王美人是个值得结交的人,这样主子在宫里也能有一个伴。

    “说起来快要到八月十五了。”苏皎兮想到今年的中秋节不仅不能家里人一起过节,还见不到父母,她这心里很是不好受。

    海蓝和海青听到苏皎兮这么说,就猜到她们的主子想老爷夫人了。

    “说到中秋节,奴婢听说在中秋家宴的时候,会有妃嫔表演节目,主子您要不要现在想想在中秋节的时候表演什么?”

    “我表演?”苏皎兮摇摇头,“还是算了,我就不出风头了。”肯定有不少妃嫔牟足劲在中秋家宴大出风头,她还是不凑这个热闹了。

    “主子……”

    苏皎兮一脸深意地说道:“中秋家宴那天,我们安静地看戏就好。”

    现在离中秋家宴还有二十多天,皇后已经开始筹办了。

    今年有新人进宫,是她们进宫后的第一个中秋节,皇后想要办的热闹点,不过皇上不喜欢铺张浪费,到底要怎么办,还是要问问皇上。

    算起来,皇上也有好几天没有来承乾宫了,皇后打算去一趟养心殿。

    刘尽忠远远地瞧见皇后来了,心下疑惑皇后怎么这个时候来了,难道是见佟贵妃来养心殿,所以也跟着凑热闹来了?

    皇后缓缓走近,刚走到养心殿的门口,就隐隐约约听到从养心殿里传出来的笑声。

    这个张扬的笑声……是佟贵妃?

    佟贵妃在养心殿里!

    皇后见佟贵妃在养心殿里,心头微微一沉。

    刘尽忠走上前来向皇后娘娘行礼:“奴才给皇后娘娘请安!”

    皇后客气地说道:“刘公公请起。”刘尽忠是皇上跟前的太监,很受皇上的重用,这前朝后宫的人对他都要客气三分,皇后自然也不例外。

    “谢皇后娘娘。”

    养心殿内忽然传出一阵琴音,幽远悦耳,像是从天外传来的天籁之音。

    皇后开口问道:“佟贵妃在养心殿?”

    “回皇后娘娘的话,正是佟贵妃。”刘尽忠犹豫了下开口,“皇后娘娘稍等,奴才这就进去通报。”

    皇后抬手阻止刘尽忠:“本宫来找皇上,是为了商量中秋家宴一事。既然皇上现在正在忙,那本宫就不打扰了。劳烦刘公公待会跟皇上说一声。”

    “是,皇后娘娘。”

    “本宫先走了。”

    “恭送皇后娘娘。”

    吴嬷嬷扶着皇后离开,很是不解地问道:“娘娘,您刚才为什么不让刘公公去禀报?”吴嬷嬷觉得皇后没必要退避,尤其是在佟贵妃的面前,不然佟贵妃更加轻慢皇后娘娘。

    皇后明白吴嬷嬷的意思,轻轻地叹息一声:“佟贵妃正在伺候皇上,讨皇上开心,本宫进去就扫了皇上的兴,惹皇上不开心。”皇后不是怕佟贵妃,而是不想皇上不高兴。

    “娘娘,您就是太替皇上着想了,所以这才委屈了自己。”娘娘虽然贵为中宫主子,但是皇上对娘娘有敬重,却没有宠爱。

    “有什么委屈不委屈的,本宫是皇上的妻子,事事为皇上考虑是应该的。”说心里不委屈,那是假的,但是那又能怎么样,她是皇后,是一国之母,不能像其他妃嫔那样争宠。

    吴嬷嬷心疼皇后,心里一片酸涩:“娘娘,您就是太好了……”

    皇后听到这话,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一抹苦涩地笑容。

    养心殿里,佟贵妃正在为皇上抚琴,这是她最近作的曲,特意来请皇上品鉴。

    一曲完毕,佟贵妃双眼灼灼地看着景琮:“皇上,臣妾的新曲怎么样?”

    景琮轻笑一声:“空灵悦耳,很是不错。”

    佟贵妃听到皇上的夸奖,立马站起身行礼:“谢皇上夸赞!”

    “你的琴技是最好的,这宫里的琴师都不及你。”景琮这话不是在夸奖佟贵妃,而是实话。

    “皇上,臣妾的琴技只能勉强入耳,没有您说的那么好。”佟贵妃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满脸却是喜悦。

    当晚,皇上就翻了佟贵妃的牌子,后宫的妃嫔们自然又是一番嫉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