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白龙马的总裁老婆 > 第5章 绝品

第5章 绝品

作者:策马渡崖
    蓐收感恩,后来主动献祭成为唐僧守护神,唐僧死后,顺理成章跟在小白龙身边。

    现在敖烈徒有龙骨,却不能调动丝毫能量,和普通人无异,只好召唤蓐收战斗。

    这样也好,让蓐收杀死饕餮,既能报仇,又不会暴露敖烈的身份。

    “我读过《山海经》。”

    时分秒回答,“可,那只是传说,怎么可能真存在?!”

    “一些上不了台面的小把戏而已,你别当真,就看成一场梦。”

    敖烈随口解释,吹响玉龙,控制蓐收攻击。

    “小子,你究竟是谁,竟能控蓐收大神!”

    蓐收的出现令饕餮感觉不安,四蹄不停刨土。

    他虽然是龙王之子,但和蓐收这种远古大神比起来,还差点火候。

    “饕餮,敖广陷害于我,杀我父亲,灭我南海,此仇不共戴天,今天,你就是我复仇的第一步,我会一步步让整个东海给我陪葬,有朝一日虎归山,定要血染半边天,蓐收,给我剁碎这个杂种!!”

    敖烈怒吼。

    注意到敖烈手中玉龙,饕餮终于明白过来,“玉……玉龙敖烈,不可能,你已被剔除龙骨,怎么可能还如此强悍!”

    “想不明白,就去地狱慢慢想。”

    蓐收强势逼近,蓄势已久的手臂陡然抬起,巨大板斧狠狠劈杀。

    “好强。”

    饕餮心惊,四蹄用力跳跃,疯狂躲避。

    蓐收攻击落空,心中不甘,手上板斧力道加大。

    “力量大了,速度,可就慢了~~”

    饕餮呲牙冷笑,抓住机会,后蹄用力蹬地,身躯斜射长空,向蓐收脖颈咬去。

    “来吧。”

    奇怪的是,蓐收竟丝毫不躲,还故意伸出手臂。

    “咔!”

    饕餮利齿凶残咬在蓐收手臂,碎肉横飞,鲜血飘空。

    远古大神的血,好爽。

    可注意到蓐收不怒反笑,饕餮顿时不安,“他……他故意让我咬的。”

    饕餮想松口,却感脑袋恍惚,“血里有毒!”

    只见蓐收左耳花蛇正咬在蓐收手臂动脉,毒液,早已侵染整条手臂。

    花蛇为蓐收所养,后者自然无事,只可惜饕餮贪婪,竟吸食蓐收血肉,中毒。

    “现在才明白,晚了。”

    蓐收腾出另一只手,抓起板斧,挟裹着恐怖力量划开饕餮头颅。

    “砰!”

    脑袋开花。

    蓐收故意以脖颈为诱饵,舍弃手臂,只为斧劈饕餮。

    “……”

    饕餮口吐鲜血,破开的脑洞不停喷射白浆,几次不甘低吼之后,痛苦倒地,再无生机。

    “蓐收,把他剁成肉泥,用黑狗血搅拌,扔进五湖四海,让他永世不能超升。”

    敖烈残忍道。

    饕餮惨死,让敖烈心中舒服。

    不过也仅仅是舒服,报仇之路,才刚刚开始。

    如果不是自身龙骨没融合,敖烈更愿意亲手撕碎饕餮。

    “结……结束了……”

    时分秒瘫软坐在地上。

    午夜,落霞市,一件普通酒店的包房。

    天花板上明亮的水晶灯,终于让敖烈体会到现代化的味道。

    对面的时分秒依旧肥胖,抓住桌上肘子大快朵颐,肥肉塞满小嘴,吧唧作响。

    “你慢点。”

    敖烈道,喝口红酒,微皱眉头。

    他喜欢红酒,只是这小店的酒水明显不纯,苦涩辣喉。

    “还有一个小时就十点,我当然要痛快吃,等瘦下来就没机会了。”

    等到十点,蓐收将饕餮的魂魄也消耗的差不多,时分秒,能恢复正常。

    “还是总裁呢,这思维分明就是小孩。”

    敖烈嘲笑。

    一番接触下来,他也没刚开始那般讨厌时分秒。

    他很好奇,这丫头真实的模样。

    “要你管。”

    时分秒撅嘴反驳,端起水杯轻抿。

    “杯中是,酒?”

    时分秒猛的低头。

    “葡萄酒,甜的,没事。”

    敖烈解释。

    “混账……”

    时分秒还没骂完,就只感头昏脑胀,倒在地上,睡起来。

    反正有地毯,地面不硬,敖烈懒得搀扶,饶有兴致看着时分秒的变化。

    三分钟后,敖烈平淡的目光陡然炽热……

    明亮的灯光下,乌黑的秀发垂在地上,散发着诱人光泽,蜷缩的姿势,美丽的翘臀正好勾勒出诱惑的弧线,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几分调皮,美得如此无瑕。

    “这差别也太大了吧,真是一胖毁所有。”

    在敖烈认识的所有女人中,时分秒绝对能排前十,不,前五。

    哪怕是曾经狮驼岭的孔雀公主,都没如此诱人。

    “任务完成,我的好奇心也满足,是时候离开。”

    敖烈刚起身,时分秒迷迷糊糊中,雪白玉臂突然后后面将他抱住。

    “喂……”

    敖烈转身,还没说话,两瓣柔软嫩唇将他嘴巴吻住。

    凉凉的。

    时分秒亲吻的动作明显很生疏,多次都碰到敖烈牙齿。

    “别忘了,我是畜生道,不是菩萨,没有色戒!!!”

    敖烈欲火点燃,手臂用力搂紧时分秒柔若无骨的腰肢,热烈回应,狂吻。

    “……嗯。”

    时分秒低吟一声,仿佛对敖烈的粗鲁十分不满。

    床上。

    “她是……天生……器女……”

    刚进入体内,敖烈就愣住。

    天生器女,会为第一个男伴改变自身xing器官形状,下体完美的契合度,一点缝隙没有,好像专为敖烈的器官所生。

    如此感觉,让敖烈疯狂,这种女人,可是几百年不出一位的绝品。

    当初杨贵妃虽有些狐臭,而且身体肥胖,就因为是器女,就让唐玄宗欲罢不能。

    第二天清晨,窗外鸟鸣将敖烈吵醒,慵懒翻身,只感觉一道温热香软的东西正缠绕自己。

    时分秒!

    敖烈瞬间清醒。

    这丫头上身被床带遮盖,两条白嫩大腿正嚣张的夹住自己。

    “奶奶的,该不会昨天喝假酒上头,然后把这丫头……”

    敖烈目光马上被床单上一滩干红的血迹吸引。

    敖烈一阵头大,理顺思路,应该是昨晚自己欲火上身,直接拉时分秒宾馆开房。

    “大总裁不都应该经常出入外交场合,奔放潇洒,为啥这丫头还是个处……”

    敖烈有些压抑。

    生活了一千多年,他最讨厌情。

    看着自己的亲人一个个死去,自己却独存天地,这种感觉犹如针扎。

    “嗯……”

    时分秒醒了,可爱挠了挠秀发,睁眼就看到敖烈,愣住。

    “她不会报警吧,或者大哭大闹,或者咬我,或者躺地上打滚……”

    敖烈心中快速思索。

    “……”

    不料时分秒只是简单起身,一丝不挂下床,冷漠穿衣。

    雪白后背上红色抓痕,预示敖烈昨日的粗鲁。

    “那个……对不起……”

    越是平静,敖烈心里越不是滋味。

    还不如打他骂他呢!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