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就来大书包小说网,大书包小说网已开通移动手机版 http://m.dashubao.la

大书包小说网

他*******甜- 58.058:婚后日常

作品:他*******甜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董七

    大学毕业, 姜忆双证到手,从此被光荣封为正式的状元夫人。

    毕业后和江景阳回到新田市找到了一所幼儿园, 实习了一年,第二年下半年因工作突出而被荣升班主任。

    江景阳也在新田市就职, 因在Y大被系主任关照连连参加比赛, 用雷人的战绩进入一家国企就职。

    两人在外买了房, 每天江景阳准时送姜忆上班后自己再去公司,下班准点来接。

    日复一日,双方都习惯了这样的节奏。

    这天临下班,姜忆带着几个还没接回家的孩子在滑梯旁玩,不经意就听见在一旁聊八卦的同事,姜忆本不关心旁人聊天, 但听见有她的名字, 忍不住竖起耳朵听起来。

    小二班班主任和她的副班说:“你知道每天送姜老师来的那位是谁吗?”

    副班啊了声, “那不是姜老师叫的滴滴吗?”

    “怎么可能?”班主任不信,“你叫滴滴每天都是同一个人啊?”

    副班:“说不定是哥哥或者什么亲朋好友吧?”

    班主任:“应该是这样, 希望不是男朋友。”

    副班:“要不,去要个微信?”

    两人相视,像是达成了某种默契,纷纷点头。

    在两人聊天间,姜忆班的两个孩子已经被接走一个, 剩下一个女孩见所有伙伴都走了, 开始有了小情绪, 姜忆担心她哭鼻子, 便哄着她说带她到门口的椅子坐着等妈妈,就没再听同事的聊天。

    姜忆陪女孩在幼儿园内的小椅子坐着,为了分散她的注意力,姜忆从保安室借来了一本绘本故事,绘声绘色地给她讲,时而还会因为故事的发展举起摆动四肢,嗓音也在变换着饰演每个动物角色。

    小女孩的注意专注在姜忆的故事中,后来被小二班的两位老师说话的声音转移了,她扭头看向门口,正好看见从大门迎面的进来的男人,忽的笑靥如花地拉着姜忆的手,“小忆老师,你看你的帅哥来啦。”

    姜忆随之望去,便看见着白衬衣黑裤子的江景阳朝她而来,一手随意垂在身侧一手自然插兜里,察觉姜忆递来的目光,他削薄的唇抿出一道弧,加快了步伐走到她面前。

    他站定在她面前,垂在身侧的手被一只小手扯了扯,江景阳低头看见小女孩正在踮脚牵他,他便蹲下身捏捏女孩的脸,“你刚刚叫我什么?”

    女孩因为父母工作时间原因,总是最后一个被接回,所以荣幸地被每天来接姜忆的江景阳记在心里,尤其是她灿烂天真的散发笑容时,江景阳都很想跟姜忆说自己生一个。

    女孩眨眨眼,重复:“帅哥啊。”

    江景阳摸摸她脑袋,“纠正,我是你小忆老师的先生哦。”

    他说的话对女孩来说有些超纲,女孩歪着头挠挠脑袋,“先生是什么呀?”

    “先生就是……”江景阳附在女孩耳边悄悄的说了接下来的话。

    任是姜忆想听也没法听下去。

    姜忆道:“怎么这么早就来了,刚刚发信息给你说还有一会儿的呢。”

    “想你了。”江景阳抱着女孩站起来,唇边笑意更深,“就迫不及待来看夫人了。”

    江景阳就近抱着女孩坐在椅子上,三人东扯西扯聊了约莫五分钟,女孩妈妈急匆匆赶来接孩子。

    临走前还一个劲的抱歉说麻烦了。

    女孩走的时间通常是在下班时间后的半小时,姜忆去保安室打下班卡,站在保安室里正好看见小二班两位老师这时走到江景阳面前,不知对江景阳说了什么,姜忆只看见江景阳骤然扳起一张脸,两手插兜,唇角弯起一道冷淡的笑。

    姜忆本想在保安室偷摸摸地看江景阳被两位老师折磨的臭脸偷笑,却没想到对方早就发现了自己在偷看,朝她勾了勾手指。

    姜忆发现了他眼底闪烁的严肃光芒,识相地小跑过去,习惯性地挽着他手臂,“干嘛?”

    江景阳偏头对姜忆说话时,神情才柔和了些,“你同事说想认识我,你给介绍一下?”

    姜忆抬目对上他黑沉的眸子,霎时懂了他要表达的意思,正回头看两位老师时,笑意吟吟的,“李老师,甘老师,给你们介绍下,这位,我先生。”

    ——

    离开幼儿园,两人提议了散步回家,姜忆走在江景阳身旁,在他拿她偷看的事先说,自己先发制人:“好烦,上个班你也可以招蜂引蝶。”

    江景阳听见她酸溜溜的语气,举起双手,“冤枉,长得帅不是我的错。”

    姜忆若有所思的点头,“嗯,那等会回家把你打毁容了我会比较放心。”

    江景阳笑,“你可以在我身上盖个属于你的章。”

    说罢,他把手放下,顺势搭在她肩上搂住她,眼神aimei地瞟她脖子上某块微红的印子。

    最终以姜忆脸红结束了这个话题。

    幼儿园距离家有些远,姜忆走的累了,把平底鞋脱下让江景阳背着。

    天色渐晚,江景阳背着姜忆路过夜市门口,看见有位老爷爷推着车在卖冰糖葫芦,他停下,给背上的人买了两串。

    姜忆有些含蓄的只要了一串,谁知江景阳豪不给面子地说她:“别谦虚了,一个吃的下两碗牛肉面的人我不信两串冰糖葫芦吃不下。”

    姜忆:“……你今晚想睡客厅吗?”

    卖冰糖葫芦的老爷爷听见两人的对话,笑着说江景阳是个好男人,应该是触及到了回忆事,老爷爷跟两人说:“我也特别怕我老伴儿,别人都说这样没骨气,可是我觉得怕老婆并没什么丢脸的,老婆是用来疼的,可不是用来做繁养后代的工具。”

    离开了夜市,江景阳背着姜忆回家。

    推开家门,江景阳站在玄关直接就着背她的姿势帮她换鞋,换好后才把她放在沙发上,自己去帮她倒水,“喝多点水,你嗓子一天都在说话,明天我去给你买点胖大海泡水。”

    喝过水,姜忆才开始吃冰糖葫芦,江景阳在厨房做饭,吃到一半,她无聊的跑进厨房黏住江景阳看他炒菜。

    江景阳给她戴了个围裙以防油水溅到衣服,姜忆时而会喂他吃一口冰糖葫芦。

    她突然感叹,“高中的时候冰糖葫芦才一块钱呢,怎么现在五块了。”

    江景阳把切好的菜倒进锅里翻炒,“现在物价涨的快。”

    “嗯……”姜忆趴在江景阳肩头,像只小猫似得蹭蹭他,“好想念高中的时候啊。”

    江景阳拍拍她脑袋,让她靠在左肩头,说右手要炒菜,等姜忆照做了,他才不疾不徐问了句不着话题的话,“高中情人节送你的礼物,你还留着吗?”

    “当然了。”

    -

    吃过饭,两人按照每天的习性手挽手下楼溜达了一两个小时,洗完澡姜忆就猫在被窝里整理教案和回复个别家长的信息。

    江景阳进浴室洗澡了,姜忆在休息之余,想起方才做饭时江景阳问起的礼物,她光着脚到抽屉里拿出还崭新的盒子。

    就着蹲在柜子边的姿势,她小心翼翼地拆开包装盒,从里面拿出江景阳送的马克杯。

    这个杯子她从来没用过,刚才拉开的抽屉里,也全部都是江景阳送她的礼物,不论生日过节,只要是姜忆在乎的节日,江景阳都会备一份礼物给她。

    因为姜忆稀罕成宝贝所以不舍得用,这会儿她拿在手里把玩,却意外的发现了她从没发现的秘密。

    杯口朝上,姜忆随眼看了下杯底,竟然在杯底里看见了一个二维码。

    出于好奇心,姜忆拿过手机扫一扫,屏幕里就出现一个选择题:

    姜忆同学,等你好久了,请问你愿意与大佬共度余生吗?

    A.愿意

    B.很愿意

    C.非常愿意

    看见ABC选项的姜忆忍不住笑了笑,“自恋狂。”

    她选了C,屏幕便立刻转换,以话落的方式逐渐跳出许许多多的字。

    姜忆蹲累了索性坐在毛毯上,目不转睛地念着屏幕上的字。

    江景阳洗完澡擦身子准备穿衣服,浴室门就被打开,从外跑进一女生直直朝他来,用力的拥住了他。

    江景阳被突然热情的姜忆着实吓一跳,嗓子里藏着隐隐沙哑,“宝贝你这么热情我忽然接受不了。”

    姜忆更加用力环住他赤luo的腰肢,“江景阳,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江景阳把她打横抱起,低头狠狠亲了她一口,抱着她边走出浴室边说,“从第一眼见到你开始。”

    途径柜子,江景阳瞥见半开的抽屉外,放着他送她的马克杯,他把她放到床上,轻挑眉梢,“看见了?”

    “嗯。”

    江景阳手指勾着她发丝,压低的声音微带了几分哑,“那有什么想对我说的?”

    姜忆两手勾住他脖子,依旧是一副无辜的表情看他,却全然不知她此刻的表情有多要面前男人的命。

    她声音娇软地:“想做你的猫。”

    江景阳屈了屈手臂靠近她几分,在她耳边说话时下唇似有似无的撩过她耳垂,“知道那一句吗?”

    “什么?”

    “想把你搂在怀里,使坏。”

    姜忆当时单纯的问了一句使坏是什么,江景阳就非常热情地展现了一晚上什么叫‘使坏’。

    在这个春暖花开的季节里,属于两人的小窝里,两人相拥的密不可分,在一旁的毛毯上放着的手机还微亮着光芒。

    :我遇见了一个女孩,她说话很小声,在幼儿园总是被班上小朋友欺负,却总是在我面前扮演大姐姐的角色;她经常因为在家捣蛋被爸妈批评,但每次她都会把锅甩给我。

    每当女孩考试没考好都会躲在我家里;每当女孩在学校受委屈了,都会回家找我告状;当女孩成绩下滑了,我会帮她补习;女孩被欺负了,我为她打架而被学校劝退;因为想和女孩一起毕业,我中考特意空了半张试卷,终于留级和她在同一个班上课。

    女孩喜欢吃榴莲、八婆婆烧仙草、甜食;习惯在睡前喝牛奶,醒后喝开水;她的脾气很古怪,表面文静内心却藏着一头小怪兽,但我却喜欢她十余年。

    女孩叫姜忆,有一个男孩从第一次为她出头就中意她,说过要保护她一辈子,希望女孩可以给男孩一个机会。

    若可以,我希望和你走过青春的疯狂再到白头的携手。

    爱你的男孩,江景阳。

    .

    姜忆曾经说过,幸得老天恩宠,才会把如此优秀的江景阳留给她。

    江景阳也对她说过,你该感谢的不是老天,而是我。

    这个地球有75亿人,中国有14亿人,我花费了许多的运气,穿越了层层人海,费劲了所有力气,才找到的你。余生,非你不可。

    【番外完】

    2019.09.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