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就来大书包小说网,大书包小说网已开通移动手机版 http://m.dashubao.la

大书包小说网

[综]卫宫家能不能拯救世界- 第34章 第三十四章

作品:[综]卫宫家能不能拯救世界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夜笑

    时间回到立香回来前半小时。

    接到立香‘带个朋友回来’的消息之后, 卫宫士郎又忙了起来。虽然家里已经非常干净了(可以说是干净过头)。但有朋友来的话,总归是要稍微收拾一下的。

    比如洗涮一套新的餐具茶具啦, 桌子上铺个好看的桌布之类的。

    尤其这个客人还是新来的实习校医的情况下。虽然不打算贿赂他, 但人生在世怎么能没个头疼脑热的时候呢。难免会有麻烦到人家的时候, 提前做个人情总不会有错。

    不过说是‘忙’起来,其实要做的事情也没多少啦。

    尤其在有桀派这个勤快的帮手的情况下。

    尽管来历和外貌都不太符合当下主流审美,但勤快和工作态度却比绝大多数人类做的都好。值得人敬佩了。

    打扫这样的事情先不说,就连煮奶茶都一丝不苟——时间要精确到妙, 用量也精确到克。(甚至连用的茶叶和牛奶要问个茶叶种类)

    看这个架势, 说不定还要算一下最佳搭配比例还有时间什么的。

    与其说是在煮奶茶, 倒不如说是在做某种实验。

    敬业精神,令人敬佩。

    弄得他也有不由自主的认真研究了起来。

    其结果就是, 今天一口气用不同的茶包和茶叶, 一共煮了三壶奶茶。

    ——有人来正好。不然还不知道这么多奶茶要喝到什么时候去了。不说会不会胖,大概会一次喝到腻。

    喝掉一些,再带走一些, 这样每个人的量就差不多了。

    “谢谢, 辛苦你了。”

    准备完后, 卫宫士郎真诚的向桀派道谢。

    不管最早的原因是什么, 桀派付出了劳动都是真的,作为收益的一方,他理应道谢。

    然而就是这一声谢谢, 让桀派久久没有回应。

    这是他不曾遇到过的情况。

    也是不曾有过的经历。

    是情报不曾涉及的内容。

    无论是作为魔神这个群体, 还是作为桀派这个个体。都不曾感受过。

    被所罗门役使时, 他们完成工作是‘分内之事’。是无须在意的必然结果。所罗门王对魔神下了命令,那么魔神按照命令完成任务,不就是理所当然的么?

    作为所罗门王的役使,怎么可能完不成任务呢?人们总是不会在意那些过于理所当然的事情。

    就如同人为什么能呼吸,为什么要吃饭一样。

    因此,无论他们做了什么,完成了什么任务,成就了怎样的伟业。都不会有人道谢。也不会有人在意他们是不是辛苦。

    就好像人们不会在意自己手中的工具会不会累会不会痛一样。

    对于他们魔神这个群体来说,也是一样。

    他们从拥有意识起就在工作,每个人都应该各司其职,都有自己必须要做的事情,完成的使命。因此也不会存在‘辛苦’、‘道谢’这样的意识。

    别人对他们是这样,他们对别人也是这样——甚至他们对自己也是这样。

    为什么会说辛苦?为什么需要道谢?

    明明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哪怕解除合体,作为‘桀派’这个个体存在这一点也不曾改变。

    ‘工作’是如同喝水吃饭一样,思考、研究、判断最后到执行,直到完成。尽管并不会从中感到快乐,却是每时每刻都要进行的。

    因此‘谢谢’和‘你辛苦了’,对他来说都是理解能力外的词汇。

    直到现在。

    直到当他开始萌生自我,并且开始理解‘生’的珍贵为止。他仍然不觉得自己曾经的伟业是错的,也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

    甚至仍然不在意人类个体的生死。

    但却会为了发明的语言所表达的意义感到惊叹。

    作为仍然存货,并且为了能继续活下去而不断努力的魔神柱。他在这句话中感受到了名为‘喜悦’的情绪。

    因此判断结果是,他‘喜欢’这句话。并且不仅仅只是想听到这一次。

    不同于从其他桀派的记忆中读取到了快乐。而是他自己,作为独立个体,第一次从心底感到的喜悦。

    原本只是为了保住性命活下去才进行的工作,此时也好像多了几分别的什么情绪。

    当然,桀派的纠结,卫宫士郎是感觉不到的。

    确认收拾完没有问题之后,他就像往常一样把桀派带回书房,看着他钻进书柜上的鱼缸后,把书房反锁了起来。

    这样就万无一失了。

    准备完成,他就拿着杂志坐到了客厅,等人回来了。

    立香去的书店他也经常去,走回来也就大概二三十分钟的时间。从他开始准备,到现在准备完成,一共也就二十分钟。

    算算也差不多了。

    是不是应该去门口迎接一下呢。

    他一边思考着,一边心不在焉的翻着手中的杂志。

    咯咚。

    他听到门口传来了什么碰到的声音。

    “立香?你回来啦。”

    他一边说一边向走廊走去。

    “怎么也不……”招呼一声?

    后半句话还没说完,就被突然出现在走廊上的奇形怪状生物惊到了。

    那是一坨看起来像是乱七八糟的果冻之类的东西黏在一起组成的生物。

    噗噜噗噜的在走廊上蠕动着。

    一瞬间让人觉得自己仿佛来到了什么恐怖游戏的拍摄现场。

    币卫宫士郎还要高上许多,几乎占据了整个走廊那么宽的生物并没有破坏房子的意思。只是在察觉到卫宫士郎的气息时一下子扑了过来。

    好歹也是卫宫切嗣的养子,这种直接又没有什么威力的攻击并没有一击得手。卫宫士郎动作灵敏的向斜后方闪避,躲开了它这凶猛的一扑,并且顺手把手中的杂志当做武器丢了过去。

    硬皮的杂志啪的一下落在它身上,意料之中的没有造成任何伤口。但实际上卫宫士郎也没有指望一本杂志能有什么杀伤力。

    他只是在试探,试探这个东西会怎样应对这一击,以及,它的表皮是否有什么粘液或者腐蚀性液体。

    如果有他就只能躲的远远的了,要是反过来没有这些,只是一个果冻一样的肉坨而已的话,那他也许有办法打倒它。虽然等立香回来也许有更轻松打倒它的办法,但自己可是哥哥啊。是在有危险的时候要挡在妹妹前面的哥哥。怎么能一遇到什么事就只想着让妹妹出力呢。

    他从楼道口的杂物筐里拔出金属的晒衣杆,深吸一口气冲着那一坨不知名的怪物冲了过去。然而就在他要冲到怪物的怀里,给它凶狠一击的时候,他注意到了在这一坨体积巨大的怪物背后。还有一个人的存在。

    虽然他小心的隐藏了自己的气息,站在怪物的背后。但毕竟是有实体的存在,卫宫士郎还是注意到了他。于是卫宫士郎立刻改变了姿势,由劈变成了刺。在用晒衣杆刺出去之前,自己确实跟它拉开了距离。

    比起这个家伙,后面那个才是真正的下令者。

    这样想着的卫宫士郎就着怪物扑过来时产生的缝隙,一个前滚翻穿了过去,接着握紧晒衣杆,像挥刀那样冲着那个有着人类基本外形的家伙劈了下去。

    那个有着人类形态的‘人’,露出一个扭曲的笑容,一把接住了卫宫士郎的攻击。接着打了个响指,趁着卫宫士郎无处可退的时候,让那好像连七八糟的果冻叠在一起的东西,扑到了卫宫士郎身上。

    接着,一个漆黑的,不知通往哪里的通道,便出现在了他们身后。

    而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大门突然被人从外打开。

    “立香,不要进来!”

    卫宫士郎来不及解释,甚至顾不上求救。

    只想让自己的妹妹远离危险。

    ***

    听到亲哥的喊叫,立香并没有后退,反而将门一甩就冲了进去。

    ——她只来得及看到总是温和微笑的哥哥被黑洞吞掉的那一幕。

    “静谧——”

    比思考更快地,她喊出了那个名字。比起惊讶或者恐惧之类的情绪,她第一时间呼唤了这个名字。

    尽管从没沟通过,但立香就是莫名的信任她——信任到大脑还没反应过来,请求就已经脱口而出了。

    藏身于立香的影子里的漆黑少女也没有辜负她的期望,几乎是在她呼唤自己的同时就冲了出去。

    然而还是慢了一步。

    当静谧冲出去的时候,那个果冻一样的东西已经包裹着卫宫士郎从黑洞中消失了。

    “抓住后面那个家伙,别让他跑了。”

    就在这时,终于看到前面发生了什么的罗马尼阿基曼突然出声。

    在卫宫士郎消失的一瞬间,有什么东西正像被油烟机抽取的烟雾一样也要钻进正在急速缩小的黑洞里。

    静谧这一次没有失手。

    她迅速而准确的抓住了这一缕烟雾,将它牢牢的按在地上。接着看到它挣扎着恢复了原本看起来同人类差不多的外形。

    “你把我哥弄到哪里去了!”

    立香蹬蹬两步冲了过去。

    就差一点。

    刚刚就是这一米的距离,她没能将卫宫士郎拉出来。

    面对被静谧按住的人形物种,立香就像被激怒的凶兽一样冲了过来。

    “等等,立香别贸然靠近他。”

    粉毛青年此时也顾不得伪装惊讶,急忙从身后搂着立香的腰将她往后拖了两步。

    “这种未知物种,不要靠的太近,对人类来说它们还是太危险了些。”

    虽然还不清楚这个东西的正体,但是为了来岛国而对岛国作过一番研究的他明白一件事,那就是对于非人的物种来说,越接近人形,就越是强大。

    虽然这个东西还没有完全的人类形体,但也有了基本的人形了。

    “但是我哥……”

    “不要慌。”死死按住立香的青年语气沉稳。“惊慌没有用的。”

    “现在你首先要做的是保全自己,然后问出你哥哥现在在哪儿。”

    大概是他沉稳的态度影响了立香。浑身紧绷的少女的身体慢慢恢复了柔软。尽管她脸上惊惧的表情仍然没有退去,但可以看出人已经冷静不少了。

    这样就好。

    罗马尼阿基曼搂在少女腰腹的手松开了些,让她能够站直身体。

    “谢谢你。”

    冷静下来一些之后,立香对罗马尼阿基曼点头致谢。

    “我想办法。”

    立香烦躁的爬了一下头发。

    “先问问看,不行……就只能拷问了。”

    尽管私刑不人道也违反法律。但面对本身就不是人,还主动犯上来的家伙。鬼才讲什么人权道德啦。

    静谧将人控制住了。

    大概是因为妖魔鬼怪什么的本身都具备一定抗毒性。他虽然被静谧牢牢控制住,却并没有死。

    ——只是出气多入气少而已。

    虽然也有点担心这家伙会被毒死,但想到万一松开它跑了,那就彻底失去卫宫士郎的消息了,立香觉得还是就让他这样出气儿多入气儿少着。

    立香准备叫外援了。

    这种她处理不来的事情,最优先想到的就是场外求助。

    比如梅林……什么的。大概因为曾经直接得到过帮助的原因,比起后来养父找来的老师,和远在不知道哪个国家的养父养母。她下意识的认为找他会更有效果。

    不过在那之前……

    立香转头看向从刚刚开始就一直陪在自己身边的白人青年。

    “……话说回来,罗曼医生你都不怕这些的么?”

    一般人见到这种场景,应该会害怕。

    就算没有尖叫着逃跑,也不会像这样淡定?就好像……一点也不觉得眼前这些奇怪的东西很奇怪?类似透哥在面对杀|人未遂的场景时的态度?

    并不是怀疑他,只是这个反应难免会觉得很奇怪啊。

    “这……”

    被问到的青年身体稍稍僵硬了一下,原本挂在脸上的,带着安抚意味的笑容也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消失。

    “这个嘛……你要知道,英国也有很多这种东西的。而且是从公元前就有各种传说了呢。”

    “妖精啦,幻想种啦……毕竟同样都是岛屿上的国度嘛。”

    (岛屿国度:这锅我不背)

    “所以罗曼医生你也是……那边的?”

    这个那边,自然就是说非日常方向的那边。

    只不过立香不知道英国那边怎么形容这些东西,所以只能模糊的问个大概。

    总不能问医生是不是霍格o兹毕业的。

    “也不算啦,毕竟我只是个普通人——看不太到那些。”他含含糊糊的解释,“但是因为一些原因,稍微有些渊源。”

    “原来如此。”

    想到自己的经历,立香很自然地接受了这个解释。自己都遇到了,那别人遇到也不奇怪嘛。

    “抱歉,本来说请你吃树轮蛋糕的……”立香愧疚的道歉。结果蛋糕没吃成,还把人扯进这种反科学的事件里。

    “没,没关系啦。还是你哥哥要紧,那接下来呢?接下来要拷问出他在哪里么?”

    罗马尼阿基曼不动声色的把话题接了下去。

    “是的,然后我拜托朋友帮忙想想办法,他……额,他对这些事情会更了解一些。”

    被罗马尼阿基曼这么一提醒,立香也顾不上身边这个大活人应不应该被扯进来,急忙呼叫了梅林和bb。

    “怎么了?不是很急的话晚点再说?我今天要更新部网页还有推特,晚点还要陪人打个战场。”

    刚刚接通,梅林就爆出了一连串行程。

    “十万火急!”

    立香急的声音都高了一度。

    “……怎么了?”

    梅林眨了眨眼,他还是第一次听到立香这么焦急的声音。

    果然还是应该看一眼发生了什么。

    立香深吸了一口气,省略了一时半会儿说不清的前情提要,直入正题:

    “我哥被妖魔鬼怪绑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