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综]卫宫家能不能拯救世界 > 34.第三十四

34.第三十四

作者:夜笑
    抓住一个跳订的小坏坏, 觉得还不错就多订几章嘛!  再详细一点来形容的话,可能只有‘需要与不需要’, ‘重要与不重要’这种程度而已。

    这种认知甚至包括他自己, 以及出自同源的魔神柱整个群体。

    所以分体的桀派理所当然的把自己接收到的其他魔神柱, 乃至于本体的经历都当做常规的情报数据处理了。

    ——甚至还觉得本体,还有其他魔神柱,甚至统括局的失败都乃是他们获得的信息不足,处理方式不够妥当导致的。

    如果一开始没有给路边石子一般的那个人类活下去的机会。

    如果能在她还没有聚集起力量(英灵)的时候将她处理掉, 甚至于后来, 如果没有选错凭依体的话。

    都不会出现这样让魔神之名耻辱的结果。

    总结来说,就是只要一直做正确的判断,正确的选择,正确的行动。他们绝无可能失败。

    然而战斗开始没多久,他就意识到自己也犯了错误。

    他犯了无法弥补的错误。

    没有在苏醒的一瞬间解决掉那些原本被他判定为‘同路边石子一般’的人类,而是把最具战斗力也是最具威胁性的黑色英灵诗作了唯一的敌人。

    现在, 他要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代价了。

    黑色英灵的枪尖聚集着漆黑的复仇之焰, 仿佛燃烧自己一般熊熊燃烧的复仇之火只要沾上就如同跗骨之蛆一般难以摆脱。

    持续的,不断地伤害着他的身体。

    带着太阳光辉的英灵却是相反,他无疑是一位身经百战的老练战士。每一次攻击都有清晰明确的目的, 尽管他的攻击频率远远比不上大开大合,丝毫不在意体力、魔力消耗, 甚至不在意自身受到的伤害的女性英灵。

    但他每一次伤害都异常的精准, 每一次伤害都会对他造成影响, 使得他无法按照预想那样顺利的使用魔术。

    更不要说其他几人的妨碍魔术和保护了。

    错误!错误!错误!

    失败!失败!失败!

    无法理解!无法分析!不能接受!

    如果桀派是电脑的话, 现在恐怕要被error的提示音所淹没了。

    那是比死亡要更加难以接受的……不,是除了死亡之外,最无法接受的。

    面对英灵们的攻击。刚刚诞生于这个世界的桀派变得越来越急躁焦虑。他的攻击越来越肆意,攻击范围也越来越大,但同时,精准度和实际作用却变得越来越小。

    庞大的魔力在异化的展馆内震荡冲击,整个异空间都变得不稳定起来。

    尽管立香位置很远,周围还有美狄亚(lily)布下的防御魔术和南野秀一艰难维持的花苞和藤丸的保护。却也在一波波激荡的余波的冲击下,像坐过山车一样的被撞的东倒西歪。

    最终形成了,上半身被杀生院祈荒搂在怀里,头靠着某个温暖丰满的位置。半屈起的腿被南野秀一靠着充当支撑的微妙姿势。

    不考虑旁边打的火热的英灵和魔神柱,只说这个场景,还真有点要发展酒池肉林的架势。

    背靠着稀世的美女,大腿上还压着姿容端丽的美少年什么的。

    当然也只是看起来像而已。

    注意到魔神柱因英灵们的攻击产生了一瞬间的空挡,立香立刻挣扎着起身大喊:

    “alter!迦尔纳!用宝具——”

    那是正在战斗中的他们可能一时注意不到的事情。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自然而然的,好像指挥一样的喊了出来。

    收到她指令的两人也立刻做出了回应。

    迦尔纳后撤拉开距离,贞德(alter)俯身躲开魔神柱的攻击后在前方站稳:

    “咆哮吧,我的愤怒(La Grondement Du Haine)!”

    “日轮呀,顺从死亡(Vasavi Shakti)!”

    两人几乎同时释放出了自己的宝具。

    黑红的不详之火,同刺目的光柱前后脚落在露出破绽的魔神柱身上。

    魔神柱巨大的柱体顿时被耀眼的光芒所覆盖。

    英灵释放宝具带来的巨大威力不仅淹没了魔神柱,还再一次将立香三人冲成了一团。

    危险!危险!危险!

    无法处理!无法计算——

    刚刚诞生的,魔神桀派的分体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了恐惧。

    不同于战斗时战胜的疼痛,也不同于以往的任何一种情绪。

    这是他所有拥有的理性与感性中唯一不能接受的。

    他感到了恐惧。

    恐惧于接下来最可能产生的那个结果。

    死亡。战斗。死亡。战斗。

    死亡、死亡、死亡……不不不不不不——

    引以为傲的智慧丧失了应有的作用。

    无与伦比的力量在这里化作虚无。

    刚刚诞生的魔神,还未做出任何应该进行的工作。就要面临最近才找到的,也是最不愿意面对的情绪。

    恐惧。

    魔神桀派,恐惧着死亡。

    恐惧着那会让自己丧失一切,彻底陷入沉寂的结局。

    这是它曾经不放在眼里,如今却无法面对的结果。

    继承自其它分体,乃至本体的恐惧在它身体里无限发酵。被死亡的恐惧统治的魔神柱放弃了一切,拼命调动全部的力量用作防御。

    顾不得维持异化的空间,顾不得继续攻击面前的英灵。

    甚至顾不得心心念念,执念了千年的伟业。

    这一刻,它的所有意识都被‘不想死’三个字所充斥。

    充斥了整个空间的光芒慢慢散去。立香终于可以挣扎着从人体与人体的纠缠间挣扎着坐起来。

    “你还好么,master。”

    纯白的圣女对爬起来的立香伸出手。

    “还好……谢谢。”

    她借着贞德的手站了起来,借着转身又把南野秀一和两次被自己当了肉垫的杀生院祈荒也拉了起来。

    两人虽然看起来有点狼狈,但都没有什么明显的外伤,只是衣服破烂了一点。

    立香的视线从杀生院祈荒身上扫过。尽管满身狼狈,但美人始终是美人,风采并不会因此而削弱,反而因为衣服破损,隐隐可以看到肉体而多了几分……性、性感?

    橘发少女沉默了一秒,脱掉自己的外套递了过去。

    虽然两人身材(尺寸)有不少差距,但好在自己今天的外套是休闲款。姑且可以一用。

    “喂,master。”明明结束了身后还没什么动静,漆黑的复仇者不耐烦的踢了踢脚下魔神柱的残骸。“这家伙还有一口气,要安排一下么?”

    由复仇者口中说出的,安排一下自然可以直接同‘送他下地狱’画上等号。

    好像化了一半的巧克力一般勉强维持住最后一口气的桀派艰难的将注意力投向那原本因为‘太过微不足道’而不曾被他放进眼里的人类。

    那是一个有着鲜艳发色的少女。

    但除此之外,并不具备任何会被魔神柱注意到的特点。

    并非拥有力量者,也不是曾经王的后宫中那般的绝色。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人,彻彻底底的粉碎了他等魔神的伟愿。

    他仍然看不起她,这样一个没有过人的力量,又无知的愚蠢的人类。但又因恐惧死亡,而不敢再像曾经那样说出无畏的,挑衅的话语。

    况且,比起这个女人。还有一个人的存在令他更加在意……

    不,不会……

    在分析了站在立香身后的那个人的数据之后。

    魔神桀派,发自心底的战栗了起来。

    残存的躯体也因此而颤动起来。

    “怎么了?突然得了多动症?”

    注意到魔神柱的颤抖,贞德(alter)挑了挑眉:

    “难道要我像顶青蛙那样把你钉在地上才能彻底安静下来?”

    然而她充满恶意的嘲讽却并没有传达到魔神柱的心底。

    漆黑的魔神柱全身心的注意力都聚集在了那个人身上。一次次否认,又一次次推翻。引以为傲的智慧不再受自己的控制,本能一般的理智也不知道消失去了哪里。

    他只是后悔。

    后悔自己,降临在这个世界上。

    “可以让我和它说一句话么?”像是注意到了它的异常,一直以来都表现的稳重安静的杀生院祈荒突然开口。

    “诶?可以是可以……”但你要说什么?

    得到了立香的同意,一举一动皆是风情的美丽女人款款向前。

    “……该怎么称呼您呢?”

    魔神柱抖动的更加明显,残存的部分就好像马上沸腾黑色液体一般起起伏伏。

    不……求你,不!求您!求您不要!

    唯独不要这样,唯独!求您不要叫出那个名字!

    然而那美的魔性的女人,已经带着他熟悉又恐惧的美丽笑容,张开口:

    “啊啊,我想起来了,似乎是这样吧,我应该称呼您为,‘桀派’大人。”

    “噫——————”

    漆黑的魔神柱发出了可能是有史以来最为凄惨的一声悲鸣,彻底瘫软在地上,没了动静。

    “这……”这什么情况?

    “……”迦尔纳靠近它探查了一番,然后站起身肯定的说道:

    “它昏死过去了。”

    比起‘从别的什么地方出现’,从出生开始就跟自己朝夕相伴的影子里突然出现了什么,给人的感觉更加震撼,也更……打破三观?

    毕竟真要说起来,影子的存在有非常科学的解释嘛。

    它并不是什么另一个世界的入口,也不是什么另外一个自己。只是光学现象。

    相信了十几年的科学好像一下子就全颠覆了呢。

    当然真要形容的话,还有一点也一定会提到。

    ——安心。

    虽然从她的影子中出现的纤细少女还不明正身,但立香还是感觉到了安心。

    哪怕‘她’只是个模糊的黑影。别说表情了,连五官都看不清。

    但安心归安心……

    “别杀了他们啊!拜托,只要让他们起不来就可以了!”

    想起上次见识过的,英灵们的战斗力。

    虽然不知道这次的少女是否也是英灵,但总之不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出人命。

    不然真解释不清了。

    听到立香的话,少女停下了灵动的舞动。迈着轻巧的步伐走到了她面前,然后局促的站在原地。像是在问‘这样就够了么?’

    尽管只是一个黑影,但立香还是奇妙的读出了她的情绪和意图?

    于是她点了点头。

    “总之,剩下的事情就交给警察来处理吧。谢谢你救了我——还有,之前帮我驱除蚊虫的也是你吧?真是太麻烦你了。”

    少女视线笔直的看着面前只有一个轮廓的黑影,语气真诚,态度认真。

    并没有因为她的‘不明正身’而怠慢半分。

    黑影晃了晃,然后无声无息的来到了立香面前。

    ‘她’小心的对立香伸出了手,却在碰到立香之前又瑟缩了回去。

    明明那么想要碰触,却又不敢。

    ——立香从她的行动中感受到了这样的情绪。

    她对她,就像面对喜欢,却又脆弱到不知能不能、该不该碰触的弱小生命。喜爱的同时,又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把她弄伤了。

    我应该没这么脆弱吧。

    虽然比不上英灵们结实,但也是一身的‘宝贝’,放到一两个大男人不成问题的。

    所以,应该没关系的吧。

    就碰一下什么的。

    至少要表现自己的感谢。

    这么想的立香,主动拉住了黑影的双手。

    大概没想到立香会这么做,身经百战的暗杀者没有立刻躲开少女的‘突然袭击’。被拉了个正着。但几乎是立刻,她就挣脱开立香的手沉进了她的影子中,只留了肩膀以上的位置,脸向着立香的方向,明明没有无关,但立香还是看出了‘可怜巴巴’和‘关切’的样子来。

    “抱歉,我是不是吓到你了?”立香摆了摆隐隐有些发麻的手,总觉得这位少女很带感啊?只是碰了一下就好像过了电似的……

    “我只是看你好像想跟我牵手……”

    就稍微主动了一点。

    结果太主动把人吓到了?

    “立香,你没事吧?”

    接到立香的信息,立刻顺着定位找过来的卫宫士郎见到自家妹妹完好无事的样子先松了口气,然后才赶紧蹲下身试探这些人的生死。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