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带狙修行 > 第四十章 被夺舍(二更)

第四十章 被夺舍(二更)

作者:松鼠炒蛋
    “速速退开!”

    秦川脸色大变,对着正呆呆愣神,有些不知所措的彩彩大声喝道。

    彩彩这才如梦初醒一般,连短剑都来不及拔出,便向身后秦川、余三等人所在之处疾退。

    披头散发,犹如疯魔厉鬼的洛红衣,突然抬起了头,原本浅蓝色的眸子,竟没有了眼黑,全是眼白,而且布满了血丝,往外凸出,眼珠子像是要从眼眶里掉出来。

    彩彩是五人之中,除了缩在角落里的黄三麻子以外,最为震惊的一个。

    洛红衣是她亲手所杀,她那一剑,刺穿了洛红衣的心脏,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一点。

    可是,早已断了生机,声息全无的洛红衣,此刻居然‘活’了过来。

    ——一个本该死绝死透了的人,居然活了过来,就算胆子再大,这一刻也难免被震撼,心神不稳。

    “啊……”

    洛红衣仰面朝天,口中再次发出凄厉惨叫。

    “肉身……死丫头,你敢毁去这具肉身,老祖绝对不会放过你!”

    洛红衣面容变得彻底狰狞而扭曲,形如僵尸鬼魅,九幽厉鬼,不停凄厉嚎叫,真真令人毛骨悚然。

    突然……

    洛红衣长大了嘴巴,一股漆黑的,似烟又似雾的东西,从她的口中飞了出来,升腾在半空之中,化作了人形。

    旋即,这人形的黑色影子,厉啸连连,朝着即将退回去的彩彩,猛扑了过去。

    “叱……”

    黑影发出厉咤,速度奇快无比,犹如一道黑色的人形闪电。

    “不好!快躲开,它失去了肉身,魂魄无法张久留在这个世界,想要夺舍!快躲开……”

    一向冷静的秦川,此刻胖脸上终于变了颜色,没了之前的那份从容淡定,万分焦急地朝彩彩大喊道。

    可惜,还是晚了!

    那道人形黑影,竟能随意改变形态,从人形,变成一道黑色的笔直丝线,猛的从彩彩眉心之处,钻了进去。

    彩彩突然便停住了,呆呆的眼神,脸上的表情也是呆呆的,之前的种种情绪,瞬间消失,像是变成了行尸走肉,更像是被人抽去了灵魂,变成了白痴。

    “不好!”

    秦川大喊一声,却只能是猛拍自己的大腿,一点办法都没有。

    “怎么办?这可怎么办?快……秦川,你快救救彩彩啊!”沈红袖急切地说道。

    秦川不耐烦地瞪了沈红袖一眼:“此刻,那东西已经进入了彩彩的肉身之中,谁都帮不了她,只能靠她自己应付了。”

    秦川的眉毛,皱成了一个‘川’字——若是扛不过去,被夺舍成功,恐怕彩彩会成为第二个洛红衣,命运凄惨!

    沈红袖伸出手,似乎想去触碰彩彩,被秦川厉声喝止了。

    “别动她!”秦川喝道。

    此时的彩彩,俏脸之中,终于有了一丝情绪,起初是茫然,旋即变得十分害怕。

    彩彩眼睛是睁着的,那双浅蓝色的眼眸,被黑影钻入眉心之时,是无神的、空洞的,此时却有了一丝痛苦之色。

    看到彩彩脸上的茫然、害怕,以及眼眸中那一缕痛苦之色,秦川却仿佛松了一口气。

    ——他最害怕的,是彩彩没有丝毫反抗挣扎,还处于茫然和惊恐之中,这时候,是最容易被夺舍的,他怕彩彩被瞬间夺舍成功,那就什么都完了。

    现在,彩彩既然面露痛苦之色,说明她没有瞬间被夺舍,而且还在与‘那个东西’对抗,战斗,争夺这具身体。

    虽然能夺回这具身体的几率,不到十分之一,但至少还有一线希望!

    秦川是个从来不会放弃希望,哪怕有一线生机,就会豁出去拼一把,不惜赌上自己的全部,彩彩虽是女流,看似柔弱,可秦川知道,彩彩骨子里是倔强而骄傲的,和他是同一种人。

    ——像他们这类人,狡诈、伪装、善于谋定后动,喜欢扮猪吃虎,但这并不表示,他们的意志不够强大!想要打败他们这类人,绝非容事。

    就算死,也要狠狠咬下对方一块肉!

    秦川是这样的人,彩彩也是……

    彩彩眼中的痛苦之色,越来越浓,被自己咬破,血迹未干的嘴角,也因为痛苦,轻轻颤动起来。

    “彩彩,不要再挣扎了,这样只会让你更痛苦……敞开心扉,让老祖我操控你这具身体……”

    彩彩张开嘴,竟是那名阴狠男子的声音,从她口中传出。

    他的声音,极具诱惑,彩彩的眼眸之中,似又渐渐变得茫然起来。

    “彩彩,别听他放狗屁!这具身体是你的,要是被他夺舍了去,谁知道他会用你的这具身体做什么坏事?说不定为了达到目的,就到处献身,反正这具皮囊又不是他的,被人玩坏了,大不了再换一个身体,可你怎么办?”

    秦川的话有些粗俗,他这是用激将法,刺激彩彩,让她重新扬起斗志。

    秦川的话,显然起了作用。

    彩彩茫然的眼神,又有了一丝情绪,变得痛苦,俏脸煞白,可她紧紧咬着牙,倔强的可爱。

    “该死的仙门废物,等老祖我夺舍成功,定要将你灭杀,让你魂飞魄散,永远消失在这方天地之间,啊啊啊!!!”

    眼见就要夺舍成功,不料却被秦川一番听似十分不堪的粗言秽语,重新激起了彩彩的斗志,坏了他的好事,他如何能不恼羞成怒?

    “没用的!你的灵魂太过弱小,根本抵抗不了,再不乖乖让老祖我夺舍,就将你的魂魄彻底吞噬……

    啊!!!这是什么?!不,这不可能!!!玄阴之体,你居然是玄阴之体,根本无法夺舍,不!不!!!”

    随着凄厉的嚎叫,一道黑色的光影,从彩彩的眉心之中,钻了出来。

    这道黑影,如一根黑线,从她眉心钻出,很快在空中凝聚起来,化作了人形。

    只是,这道人形的黑影,却比之前淡了许多,就像黑色的浓雾,变得‘稀薄’了,可见是夺舍不成,自身魂体受到了反噬的缘故。

    “你这该死的废物小子,老祖居然无法夺舍玄阴之体,夺舍你这废物,又有何难?我要彻底吞噬你的灵魂,让你彻底魂飞魄散,不入轮回,永逝天地间!!!”

    黑影似乎恨透了秦川,又从人形,化作了黑线,如同黑色闪电,朝后者疾飞而来。

    “噗通……”

    彩彩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像是浑身的力气都抽空了,瘫软在地,连动一下小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

    秦川大惊,试图躲避,口中哇哇怪叫:“哎呀呀……你居然男女不忌,男儿身女儿身都可以夺舍,你特么到底是帝王攻还是傲娇受啊?”

    秦川一时慌乱,竟口不择言,又开启了‘娘亲经典语录’。

    秦川武功再好,轻功再妙,又如何快得到犹如黑色闪电的虚影,一下子就被黑线钻入了眉心之中。

    “轰隆!”

    秦川的脑海之中,瞬间变得空白,似一片混沌。

    他知道‘夺舍’是怎么回事,甚至看过玄天宗内,关于夺舍的一些功法。

    可秦川还是第一次经历夺舍。

    准确的说是……被夺舍。

    ——原来,被人夺舍,是这样的一种感觉。

    不是飞一样的感觉,而是……

    秦川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总之很难受,比吃了十斤花生五斤土豆,肚子疼想拉屎,却便秘拉不出来,比这种感觉更难受十倍百倍。

    痛苦!

    从未经历过的痛苦!

    那是一种被撕扯,被撕裂的感觉,但不是身体,而是灵魂!

    灵魂被撕裂,比身体被撕裂更痛苦百倍,灵魂是那样的敏感、脆弱……秦川现在才终于体会,之前彩彩所承受的,是怎样的痛苦!

    似乎有一万根针,在狠狠扎他的魂魄,他的识海,就像要彻底坍塌一般。

    “桀桀桀……小子,别抵抗了,没用的!你不是玄阴之体,也不是修行者,根本没用与老祖我对抗的力量,还是乖乖被我夺舍,吞噬掉灵魂,这样才是真正的解脱,可以免受许多痛苦。”那个阴狠的声音,在秦川的脑海中响起,声音却极大,像是一道惊雷,在秦川的识海之中炸响。

    秦川的魂体,就像狂风暴雨中,海面的一叶小舟,在惊雷炸响的刹那间,差些就被震碎,四分五裂。

    秦川死命坚持,却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在那股大力面前,竟是如此的渺小,就如同蚂蚁面对大象,完全没有一战之力。

    完了。

    这下本少主肯定要玩完了……

    但愿这个混蛋不是变态,没有断袖之癖,更没有被人**的喜好,不然,本少主的这具身体,可就惨了。

    最好是修行界的采花贼,能让我这具身体,多享受几个道行高深的女修士,如果是这样,即便是被夺舍,魂魄俱灭,多少还能靠着身体,捞回些本钱。

    这一刻,秦川神识恍惚,竟胡思乱想起来,陷入了幻觉之中,即将被彻底夺舍……

    秦川听到余三的喊叫,还有彩彩虚弱的声音,却像是远在天边,隐隐约约,听不真切。

    秦川知道他们在喊什么,他也想努力,也想继续抗争,可是,他真的好累,好困,想睡觉,想休息......

    这一刻,秦川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娘亲。

    秦川的记忆里,娘亲的面容,早已模糊,甚至记不起她的真实模样了。

    但这一刻,娘亲的容貌,在他的脑海中,居然变得清晰了起来。

    突然,娘亲似乎对自己笑了笑,笑得是那么温柔,就像小时候……

    旋即,她脸色突的一寒,双眸之中,迸射出两道犹如实质的剑芒。

    “轰隆!”

    秦川的识海,猛烈震荡了起来!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