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就来大书包小说网,大书包小说网已开通移动手机版 http://m.dashubao.la

大书包小说网

七零军妻不可欺- 第四百八十九章

作品:七零军妻不可欺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鲸蓝旧事

    回医院上班后,虽然哺乳期调了班,不用上晚班,但为了早点回家给孩子喂奶,韩凛每天跟同事换班,每天值中班。

    中班病人多护士少,韩欢累得手软脚软,回家面对的是孩子嚎啕大哭,和婆婆阴阳怪气的指责,做为丈夫的刘明为了逃避她们的婆媳妇矛盾,几乎每天都留在医院里值班,没有人比韩欢更清楚,医院里到底忙不忙。

    最累的时候,韩欢差点抱着孩子从医院天台上跳下去,但现在韩欢想通了,这个世界上,爱她的人远比不爱她的人多,不管多艰难,她都应该好好生活下去,带着孩子一起。

    年还没过,京城那边就传来了韩欢离婚的消息,房子本来就是隋丽芳出资买的,刘明婆婆倒是想占,但是刘明要脸要皮还要在医院工作,扯住了老娘,自己搬去了医院的员工宿舍,原本借住在家里的刘家人,都被逼搬离。

    至于孩子,刘明倒是想要,但刘母是一万个不同意,恨不得立马划清界线,母子两个互相妥协,刘母不去闹,刘明不要孩子。

    “我现在也想开了,带着孩子好好过日子就是,反正请个阿姨也花不了多少钱。”韩欢是笑着跟父母说的离婚的事。

    隋丽芳心疼极了,虽然知道韩欢已经快刀斩乱麻,赶走了刘家人,请了麻利的保姆,但还是不放心,跟着韩父一起,坚持搬去了韩欢那里。

    他们身体不好,但也能帮着搭把手看看孩子,平时保姆出去买菜,她们也能带着孩子在小区里转一转,看一看。

    至于住在不远的刘明和刘母,隋丽芳冷哼一声,也就是韩欢傻,从一开始就为了家庭跟刘家人妥协,不然刘母那个老虔婆哪里敢甩脸子端婆婆派头。

    果然,韩父和隋丽芳没搬过去时,刘母还逢人就说韩欢的不是,等他们一搬过去,刘母就老实了,不敢再在外头乱说话。

    刘家人回的回老家,留下的自己去租了房子,刘母在医院旁边租了间小房间,乡下老屋低矮潮湿哪里有城里住得舒服,刘母是半点也不想回乡下,正好留下照顾刘明,她这次打算亲自挑个儿媳妇,嫌刘明自己处的韩欢不如她的意。

    家世好有什么用,大小姐的狗脾气,半句重话都听不得,叫她找亲家给她们家刘明挪挪地方也推三阻四,这些刘母都忍了,结果连儿子都生不出,还真不如早点离婚,别耽误她儿子重新找对象。

    有韩父和隋丽芳在,韩欢轻松了许多,家庭环境变好,孩子竟然也乖巧了不少,韩欢还能抽出时间出来看书准备考试,本来她就准备考医师的,只不过因为结婚中断了,后来又是怀孕生孩子,现在韩欢自己下了决心,把书捡了起来。

    娄燕妮知道这事后没做什么多余的事情,一句也没提过这事,只是给韩父邮年货的时候,顺带给韩欢和小娃娃也都准备了一份,韩凛一如既往地没有只言片语捎过去,还好有四个孩子在,一人一句吉祥话,就逗得韩父心情极好。

    “爷爷,我期末得了第一。”方琰在韩家已经适应得十分好,两边家里的长辈都没拿他当外人,他也不再拘谨,虽然不会像小哥俩没事那事直接提要求,但也并不生疏。

    “好好好,咱们阿琰真聪明。”

    “爷爷,爷爷,我和弟弟明年秋天就上学前班啦,爷爷我想要小书桌。”听话早跟懂事商量好了,家里爸爸妈妈的书桌太高,但大哥教室里的小桌子刚刚好,他们不想趴在饭桌上写作业。

    “行行行,爷爷赶在开学前给你们做出来。”

    “爷爷,我可想你啦,你什么时候来看我们呀,我偷偷给爷爷藏了糖,等爷爷来吃。”懂事嘴巴甜,先哄完韩父,才巴巴地开口,“爷爷,我想吃那个好吃的糕点了。”

    “稻香乡是吧,成,爷爷再给你多寄点过去,你慢慢吃,不够了再跟爷爷说,糖你给爷爷留着,咱们爷孙俩到时候偷偷吃。”

    “爷爷你要好好的哦,我不在的时候不能偷吃糖的。”懂事抓着电话筒,细细地叮嘱韩父,韩父乐得不住地说好。

    “爷爷,爷爷!”没事蹦跶着抢话筒,她快要气死了,可惜跺脚也没用,懂事冲她做了个鬼脸,转了个身继续唠唠。

    没事鼓着眼睛,气哼哼地跺了跺脚,“韩南璟,你能不能别叨叨了!”说完又补了一句,“我要告诉爸爸,你欺负我!”

    “没大没小的,喊哥哥!”娄燕妮站在边上,皱着眉头点了点没事的额头。

    “哼!”没事委屈哒哒地捂着自己的脑门,看了眼娄燕妮,“妈妈,三哥欺负我,不让我跟爷爷讲话,妈妈,我可想爷爷啦。”

    “……妈妈,我就只剩几句了,讲完就给妹妹。”懂事跟韩父唠唠着,还能抽个空回一下没事的指控。

    娄燕妮,真想让他们直接打一架分出胜负。

    韩父在电话那头听得呵呵直笑,既舍不得孙子,又想跟宝贝孙女好好说说话,赶在没事要跺脚大哭,娄燕妮拧他耳朵前,懂事终于把电话给了她。

    “爷爷……”没事瘪着小嘴,拉长了哭腔。

    韩父立马急了,“哎哟,爷爷的乖宝贝,不哭不哭啊,哥哥坏,咱们不理哥哥,爷爷最喜欢我们没事了,没事有没有想爷爷呀?”

    “想!”没事抽了抽鼻子,嘴上回答得十分干脆,“爷爷我可想可想你了。”

    没事握着话筒,跟老鼠偷油一样,还小心地瞅了眼站在她边上看着的娄燕妮,自以为很小声,妈妈听不见的声音说,“没事最最喜欢爷爷啦。”

    “……”娄燕妮,真想告诉韩凛,他宝贝闺女在他上班前还搂着他的脖子说最最喜欢爸爸了,现在转眼就改口了。

    想到韩凛没在的时候,小丫头还挨着她亲了又亲,直言最最最喜欢妈妈,娄燕妮自己算了下,很好,她是最最最,韩凛只是最最。

    懂事和没事不止名字像,嘴甜也是一模一样,跟抹了蜜似的,哄得人心花怒放。